溺死在書海裡

師見打 (T▽T)
為大家呈現橡皮擦屑的用處(?)
你們喜歡那隻啊?

師見打 (T▽T)
上課偷偷做的
橡皮擦屑+筆芯+月餅盒+原子筆製成

綠藍塞高(*¯︶¯*)

大家能不能消停會兒
你喜歡就喜歡
不喜歡就離開
天天冷嘲熱諷的有意思嗎?
反正東哥的粉絲也不想聽
整天這樣鬧不累嗎?

東哥稱她  金姐
靳東在天天向上也說 他的偶像是哥哥
(題外話,預祝哥哥生日快樂,祝你開心)
到底……他那裡歧視少數族群了

更不明白的是
有沒有經濟約是個既定事實
澄清一下就成了忘恩負義🤔🤔🤔
這世界太複雜

不管,我要重溫莊叨叨壓壓驚

死神……(取名無能)

秋天的夜晚仍然被令人煩悶的燥熱肆虐著,殘魅獨身走在路上,一臉地生無可戀。或許也不能這麼說,對他來說,世界本就無所依戀,否則誰願意成為墜樓人呢?

生老病死,最後不都一「死」字?我不過是省略了幾個步驟就被人這樣對待,想想真是欲哭無淚啊。殘魅無聊地想著,胡思亂想總比忍著這種可怕的疼痛好,遠遠看去,他似乎跟平常沒什麼不同,但俊氣的臉上卻密佈著汗珠,嘴唇更是嚇人地蒼白。

「魅哥!」一雙稱不上有力但令人安心的手扶住他向前倒去的身軀,殘魅知道這樣的一雙手只能屬於他那個煩人的下屬,他放心地倚在他的臂上,一言不發。

浮生不知所措地看著殘魅,他從沒見過這樣的他。在他面前,殘魅永遠是不可一世的狂徒,他又何時看過那般脆弱的他?「魅哥,你怎麼了?」這樣的他,他是真的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

好在殘魅並未真的虛弱到不省人事,他在浮生耳邊說了幾句,便真的放心倒在浮生略為嬌小的肩膀上。浮生只好將這個麻煩的上司半攙半抱地來到一間飯店,隨便要了間雙人房將就一晚上。

好不容易將殘魅安頓在床上,他這才意識到殘魅的背上微微滲著血跡,浮生本想掀開了看,不過又怕這個不好惹的上司會做出什麼滅口之類的舉動……,要知道,上次惹惱他的下場可是三個月的假期啊!浮生坐在殘魅身邊,一雙手都不知道要放那兒了,好奇寶寶的天性簡直瘋了似地慫恿他動手去脫殘魅永遠一絲不苟的襯衣。

終於,他還是忍不住動手了,反正他看起來睡得挺熟,如過他真醒了,多半也是厚著臉皮裝傻便能呼嚨過去的。浮生倒是有恃無恐,畢竟每次殘魅作勢要打他都只不過是虛張聲勢,最慘不過就是不讓放假罷了,而且他自己也陪著加班。浮生也不是很明白這個如此寵溺自己的上司在外頭為何卻是以暴戾著稱,他甚至親眼見過他把隔壁間的死神按在地上打的畫面,導致就連到了現在,浮生也仍有些忌憚殘魅的威嚴。不過,顯然他的威嚴是不夠的,因為浮生仍大膽地開始解他的鈕扣。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佈滿鞭痕的背脊,他不禁驚呼出聲,層層交疊的鞭痕青紫腫脹、皮破血流。浮生心疼地想著,這麼嚴重的刑傷……他到底又在什麼自己沒看到的地方受了這麼多苦?

新人求指教ヾ(@^▽^@)ノ
有意見都可以說,但是別罵得太兇
玻璃心一顆😙😙😙

歧視性字眼?

我是一lgbt
也許是我太遲鈍
但我說真的從不覺得被人說不男不女有什麼
先不說他是在暗指誰(他也沒暗指誰←_←,不要對號入座)
但把它上升到性 別平 權有點誇張
要不是看到評論我根本沒感覺
對,我必須承認我是傳統定義中的“不男不女”
但那又怎樣😎😎
反正在我的概念裡這個詞沒什麼問題

應該有大大看過他的一個訪談吧
記者問他  : 願意演同性戀嗎
東哥:要看有沒有意義吧,……
記者:因為很多網友覺得你是個老幹部,特別正,特別直
東哥:老幹部也有很邪的時候啊!

他對這個族群沒意見
別拿我們消費、炒話題

我依舊喜歡他這種不吐不快的耿直
絲毫不覺他冒犯我
不過在如此動輒得咎的情況下
不敢在微博發文……
樂乎是最後一片淨土啊

           深陷靳東魅力的真愛粉上

真 愛粉是不會脫粉的
鍵盤俠鬧得越兇,我們只會更心疼靳四歲
越來越愛他
給所有真 愛粉們一首歌
在硝煙瀰漫的網路戰場
永遠不要忘記

天空中那點烏雲
已經逐漸散去
遺憾的是給心靈留下了印記
不好的都已過去
幸好剩下回憶
喔我們無法知道未來命運
但要學會勇敢面對失去
哦我知道你此刻
有多麼多麼的傷心
最看不了你這樣的哭泣
你不孤單
我的心有你的一半
不用說話
我也看得見你的傷疤
你不孤單
快把眼前的淚擦乾
忘掉昨天帶給我們那點黑暗
噢抬起頭看看天空
多藍

-你不孤單

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黑東哥?ヽ(#`Д´)ノ
人自己都說了只跟“剛烈、簡單、明瞭”的純爺們合作
重點不在於性 別   而是一種特質
能不能不要過度解讀啊
“不男不女”也沒有特定指誰
身邊的同志朋友們(包括我自己)沒人覺得被冒犯
把這群人貼上這種標籤才不優吧!
作為東哥的粉絲 我只在意兩件事
1,戀愛先生什麼時候播
2,過幾天的白露他還更不更節氣博

還是喜歡靳東😤😤😤就這麼任性

「來吧!孩子,到我這兒來,對……,別怕!」渾厚的嗓音在無邊的黑暗中響起,如同暗夜裡升起的朝陽。那男孩終是抵不住誘惑,縱身一跳,投身無邊的黑暗。刺眼的血從男孩身上流出,剎那間,一陣寒氣泛起,大熱天的卻彷彿要降下雪似的。來了,黑暗中最可怕的存在……。

死神來了。

「真可惜啊,這孩子」那個渾厚的嗓音繼續說道「自殺,可是要受罰的喔!嘖嘖嘖……,白白胖胖的,何苦呢?」明明是同情的話語,但無法從他的話語感到一絲惋惜。一個身影從黑暗中現身,高挑的身板配上一絲不苟的深色西裝,活脫脫一副衣架子的樣子,但是他的臉,或者說,那個應該要長著臉的地方,卻是一片黑暗。

殘魅冷冰冰地站著良久,才緩緩蹲下身去,從懷中摸出一把泛著紫光的匕首。「 Quand la mort vient, je voudrais l'attitude solennelle, tre au pouvoir.」無論是什麼罪大惡極之人,死神都必須用最莊嚴的態度審視他的一身。當然,有規則必有例外。才起完誓的殘魅,竟毫不留情的將匕首刺入那孩子的體內,貼在他耳旁輕輕說:「死、有、餘、辜。」

自殺的人,死後不僅要禁受煉獄酷刑,更是要擔當死亡死者的角色,看著人們的人生,和他們共同經歷一次次死亡,直到「主上大人」願意放你重返輪迴。這男孩若是知道當死神有多悲慘,肯定不敢跳樓的。日復一日地上班,再沒有休假日可言,還要時不時出差,也沒有加級好領,簡直比壓榨勞工的無良工廠更霸道。更為悲慘的是 ,做為死神,不能一走了之,更不能一死了之……。

「魅哥!」一個清爽的少年面孔,拿著一疊資料朝他揮手。

為什麼是「哥」?搞不好我前輩子是個花姿招展的女人啊!殘魅想起自己剛被受封時的情景,嘴角揚起自傲的弧度:叫我哥,也挺好的。「怎麼了,又搞不定什麼事 啦?」殘魅將匕首拔出,輕輕擦拭著,優雅地問道。

那個少年這才意識到自家長官腳下躺著一個孩子,「哥,您怎麼又來了?!這孩 子的資料您壓根兒沒看過吧!」這個長官可真是,明明手段、經驗都很豐富,怎麼就是常常不管不顧地殺人啊。

殘魅專心致志地清理著自己的匕首,骯髒的血液和血管中氾濫的油脂附著在自己的刀鋒,他有些不悅,偏偏這時候浮生那臭小子竟然拿那啥狗屁程序來鬧騰。轉瞬間 ,他發現自己竟拿著刀抵在他的胸口,「囉嗦,懂不懂規矩」幾乎是貼在他臉上,狂傲的語調沉重地砸在浮生驚訝的臉上「說了,出門在外,我就是規矩。」

「行、行、行。」浮生連忙把那孩子的資料扔了「哥,您別生氣啊,我就是嘴欠 啊!」我的天啊,這長官怎麼愛做什麼做什麼,剛剛還溫文儒雅地擦著刀片,現在就拿著刀架我胸口上,你說這人沒病我都不信。

殘魅輕聲笑笑,順手就把孩子的資料給燒了。「自殺的人,有什麼理由浪費我的時間?」

說是這麼說,但我們不都是這樣過來的嗎?浮生暗自腹誹著。當然有些話還是不說為妙,他可不想惹毛這個壞脾氣的長官。

…………………………………………
新人求指教
求大大手下留情(= ̄ω ̄=)
大家覺得好再往下寫
但是可能要等週末

最近的微博真熱鬧
每天都可以被黑子們的腦洞戳中笑點
在嘲笑別人沒文化之前是否增進一下自己的修養
我一點都不覺得東哥那句“不男不女”怎麼了
當然,這種容易誤會的詞還是少說比較好
其實,不男不女這個詞跟同性戀一點關係都沒有
玻璃心的網友別太難過了
那些罵他歧視同性戀的鍵盤俠
把同性戀和不男不女劃上等號
您是否也在無意間歧視我們 
呵呵

一句話   我愛靳東